他们,不敲代码后,转型做VC
2022-06-20

不知何时,技术大牛们开始涌入VC了。

最近的,就在上个月,理想汽车前CTO王凯加入元璟资本担任合伙人。稍早前的2月,前大众点评CTO龚世海成为众麟资本投资合伙人。更早一些的,2021年7月,滴滴前CTO章文嵩加入高瓴集团担任运营合伙人,8月,梅赛德斯奔驰CTO Sajjad Khan辞去工作成立风投基金,转型天使投资人……

认真起来细数,大大小小的技术大牛们早已潜伏在投资圈——现任联想创投集团总裁的贺志强曾在企业做过CTO,技术出身的张矩现任峰瑞资本的执行董事……

这些转身成为投资人的CTO们,从原有的航道上脱轨,变身为一个个科技瞭望者,用自己的技术信念,去发现、帮助更多有理想的创业者们。

另一角度,随着越来越多CTO们转向VC事件的发生,我们也更深刻看到:VC越来越青睐产业技术人才,他们正日渐走向未来投资舞台的中央。

他们竟然都做过CTO

细数投资人中,曾具有CTO身份的竟然还真少。

眼下最近的,就是上个月理想汽车的前CTO王凯担任元璟资本合伙人。

王凯于2020年9月出任理想汽车的CTO,彼时全面负责智能汽车相关技术的研发和量产工作,包括电子电气架构、智能座舱、自动驾驶、平台化开发和Li OS实时操作系统等。

在入职理想汽车之前,王凯此前也是一名拔尖的技术人员。他在全球科技公司伟世通公司工作8年,最高担任全球首席架构师及高级驾驶辅助系统总监。2002-2012 年间,王凯则在诺基亚、Detection Technology、大唐微电子、方舟科技等全球多家顶尖技术公司专注于专用集成电路移动通信、连通性和应用设计的核心研发。

2016年至2017年,元璟资本合伙人刘毅然连续投资了理想汽车的A 轮和 A+ 轮融资。作为CTO的王凯也因此和元璟资本有着密切的交流,为后续加盟埋下了伏笔。

按照元璟资本的表述,王凯在新能源、自动驾驶、智能硬件等领域有丰富的产业经验和产业认知,未来能够帮助元璟资本不断完善前沿科技产业投资生态,挖掘和帮助更多的优秀创业者。

稍早之前,2022年2月,大众点评CTO龚世海正式加入众麟资本担任投资合伙人,将参与企业服务方向的投资,并为众麟投后公司提供技术方向和技术管理领域的赋能。

龚世海是一名身经百战的创业者。2015年,龚世海拿到高榕资本的100万天使投资成立技术咨询机构HiCTO。此前,他在大众点评担任CTO,十年多时间帮助大众点评建立完整技术体系,将技术研发团队从几人扩展为六百人的队伍。

更早之前,2021年7月,滴滴前CTO章文嵩加入高瓴集团担任运营合伙人,主要负责技术方向的布局和技术人才的引进。

章文嵩是一名创业老兵。大学期间,章文嵩就开始创业,和朋友一起推出过名为比酷网的视频网站,是LVS开源软件的创始人,是ChinaCluster的共同创办人。在加入滴滴之前,他也在淘宝网任职8年,当过淘宝网资深技术总监、淘宝技术委员会主席、阿里云CTO等职位。

更甚者,还有CTO自己成立了基金,组建投资团队。

2021年8月,梅赛德斯奔驰CTO Sajjad Khan辞去工作成立了风投基金,转型天使投资人。Khan负责梅赛德斯的互联、自动驾驶、共享/服务、电动化方向的工作组织,也是奔驰MBUX用户界面软件的领导人,还曾大量参与了奔驰EQS轿车触摸屏的开发。有趣的是,作为Sajjad Khan前东家的梅赛德斯奔驰,也成为了其新风投基金的天使投资人。

实际上,潜伏在投资圈大大小小的CTO们大有人在。

90后技术人戚俊,现在或许已经是年轻人中最懂架构的投资人。戚俊毕业后就受邀创业,成为路特软件CTO,后来遇到银杏谷投资公司,对方需要一位懂技术的人做大数据方面的判断,于是一拍即合便转型当了投资人。

联想创投总裁贺志强也曾是CTO。贺志强中科院计算机系硕士毕业后于1986年就入职联想集团,历任过联想QDI香港研发中心常务副总经理;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CTO&联想研究院院长等。2016年联想集团组织调整后,贺志强继续担任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出任联想创投集团总裁。

第二战场

转型VC投资为什么成为了CTO下一战场?或者从另一个角度说,为什么VC青睐技术大牛加盟?

“现在投资行业紧缩,大家都往科技涌去了。”一家硬科技投资机构的副总裁给出了答案。

“较早之前,我们公司就陆续布局了半导体、新能源新材料和大健康等硬科技领域。”梧桐树资本新能源投资负责人刘宝也给予了印证。

事实上,VC加大硬科技投资早已显现苗头。2021年上半年,高瓴就加速布局硬科技,半年押注芯片和自动驾驶产业链超80起;以投零售、消费、互联网行业等较为出名的今日资本也在前段时间发布招聘信息,其中就包括计算机科学、电子、自动化和数学专业的实习生。腾讯、阿里、百度、美团等CVC也争相投起了硬科技。

再看项目端,现在创业热潮出现在哪里?毋庸置疑是在硬科技。

以芯片行业为例,从2021年至今,中国市场上已涌现了十几家CPU新公司,包括启灵芯、鸿钧微、此芯、遇贤微等,吸引了高瓴资本、五源资本、启明创投等多家机构。更有甚者,公司估值在半年内已翻倍。

从创业热潮到一线VC的布局,都可以看到,在如今消费与互联网行业遇冷的环境下,硬科技成为了“硬通货”。

CTO,在外界看来就是搞技术最牛的一群人的代言词。作为最了解前沿科技的人,他们更擅于判断未来技术的发展走向及应用方向,让他们来甄别技术企业,更具火眼,这也最符合当下主旋律的硬科技投资。

“技术过硬,广泛学识、注重细节、注重管理。” 路凯智行CTO冯冲用这四个关键词来描述CTO这个职位。他认为自己要当VC的话,更适合给投资大佬做副手,把控技术方向。

多位投资人都告诉我,CTO转为投资人有着自身独特的优势。

首先,CTO们曾经深深地扎根在行业里,有很深的人脉资源,对行业有深刻的了解,转行当投资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

“尤其是一些大厂的CTO,他们业务广,对产业了解,他们对技术和产业发展趋势的敏锐判断力可以成为一个投资团队里非常重要的决策。”刘宝表示。

一家中科院旗下专注新能源产业投融资的VC则表示,做技术的人更适合做投前和投后管理,“比如芯片领域,技术门槛较高,在产业历练过的投资人相对更能看清产业方向,以及辨别投资标的的技术实力。”

同时,CTO产业出身,更擅长与创业者进行业务沟通,展开深入的交流。

但尽管颇具优势,CTO们转行也要经历一番由内而外的巨大转变。他们必须要从工作方式到思维方式的全方位改变来适应新身份。

从CTO转型投资人,戚俊几乎是涅槃重生。他公开表示,金融财务知识几乎从零开始进行恶补,更令他难以适应的是思维模式。“技术人员的思维模式是从起点到终点的清晰思路,而投资人则是确定结果后再梳理路径,从终点到起点的选择和判断。其次,CTO的决策总是技术为主,商业为辅,而投资人则恰恰相反。”种种思想和认知的颠覆性,是戚俊当初难以想象的。

另外,投资硬科技,除了要看懂产业和技术外,还需要具备一点:耐心。

此前,消费、互联网的打法几乎是唯快不破,通过快速扩张获得市场地位。但是硬科技的发展逻辑并非如此。硬科技的发展曲线是指数型的:前期,它的增长很慢,然而一旦过了拐点,便会高速增长起来。“不能急功近利,一定要有耐心才能寻找到真正的价值。”刘宝强调。

VC人才标注生变

技术人才涌向VC的背后,也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VC选人标准也正发生变化。

曾经,VC擅长用人海战术,来实现“赌不准项目时,押宝在跑道上”这一行之有效的投资策略。也因此,从业者的门槛一度在降低,应届生、单一经历者、金融小白、交易掮客也大批涌进行业。

但当投资热点转向诸如芯片、新材料、新能源、智能制造等硬科技领域时,曾经的人海战术失灵。

三一创投高大明也曾公开表示,与硬科技创业者打交道,要把自己变成技术专家。他的团队基本是典型的工科研究生毕业,有两至三年的行业经验,反而不需要有金融经验。

从上述CTO转向VC的案例中,我们可以发现,VC的人才标准越发重视产业和技术能力。

“硬科技与TMT和消费两个赛道不一样,学习成本高,很难用一套知识体系看一堆项目。更多的是,看完一个细分赛道就得换另一个细分赛道,而且硬科技技术门槛很高,因此需要不同产业背景人员去支撑。”刘宝表示。


(投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