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本报专访毅达资本董事长应文禄 —— 创新资本,成就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
2022-06-20

102e38c0-795c-4d47-9fa3-65419432b125.jpg.1.jpeg

73ab1443-bd6d-4582-85d2-66de54c90bd6.jpg.1.jpeg

本报记者 陈 娴

科创板82家、北交所16家、创业板169家、主板333家……多个板块的齐头并进之下,6月8日,江苏成为全国第三个A股上市公司突破600家的省份。

一个区域要生长出大量上市公司,非常考验资本养分。2021年全年,股权投资(以下简称“VC/PE”)在江苏投资出手了1619次,投资了1861亿元,投资规模仅次于北京和上海,同比分别增长了66.2%和139.9%。从星罗棋布的制造业,到琳琅满目的硬科技,众多上市公司的背后都有资本的身影。

资本在上市公司发展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6月17日,第二届江苏资本市场峰会暨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论坛在南京举办,毅达资本董事长应文禄接受本报记者专访,分享创新资本如何以实践成就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之路。


上市公司发展的王道,决胜“两条跑道”

新华日报:说起创新资本,我们听到过非常多关于投资改变企业发展轨迹,甚至命运的故事。那么,对于上市公司发展来说,资本的作用是什么?

应文禄:首先,VC/PE可以通过支持中小企业和创业型企业,帮助拟上市企业规范前移、帮助监管机构提前把关上市公司质量。

获得过品牌VC/PE机构投资的上市企业,普遍具有科技门槛较高、规范程度较高、公司透明度较高、业绩增长较好的特点。和传统金融方式相比,真正的VC/PE都有理念、逻辑、投资方法论。从天使期就开始布局和陪伴成长,短则3—5年,长则8—10年,其间不仅投入资金,也投入专业的资源、规范的治理及资本市场规划。

资本和土地、人才、技术、数据一样,是关键的生产要素。VC/PE更懂产业趋势和企业,陪伴企业时间长,影响也更深远,我认为将上市公司质量提高的工作,向前延展到早期投资阶段,具有很大的价值。

其次,上市绝对不是企业发展的终点,更不是保证成功的王道。上市公司发展真正的王道,就是在两条跑道都占据领先优势:

第一是生产经营跑道。比如,产品满足客户需求,技术形成优势门槛,制度文化激发人才的活力,发展规划符合国情、行业情况,公司治理透明规范,守法经营等。

第二条是资本市场跑道。这是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亟需提高的能力,对于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理解和认知,决定了你是在驾驭资本还是被资本驾驭,善用游戏规则,才能获得稳健加速度,不至于被迷惑了双眼。此外,企业上市后,资本也会积极参与高质量上市公司的再融资,为上市公司的科研投入、产业并购、转型升级提供资金和咨询方案。

资本市场优胜劣汰生态正在形成

新华日报:从高速发展进化到高质量发展,是必然趋势。迈向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存在着哪些弊端?

应文禄:目前我们看到一些上市公司受到ST和摘牌等监管处罚,归根结底,是由于:第一是产业偏传统。产业在数字化、智能化、信息化时代落后了,导致业绩不过硬。第二是在并购重组方面,盲目扩张和投资,踏入不熟悉的领域,跨界发展不太成功。第三是上市后,公司和股东对金融工具的过度使用,导致股权质押率居高不下。当大势发生变化的时候,杠杆率过高可能导致爆仓,使得上市公司出现毁灭性灾难。

另外,随着注册制全面推开,要形成高质量的上市公司群,常态化的退市机制是无法回避的话题。纳斯达克市场年平均退市率约为8%,其他境外成熟市场年平均退市率在6%左右。到今年6月2日,A股退市公司数量已经达41家,和去年全年的18家相比,已经翻倍,创下了历史新高。未来,每年A股退市100家以上可能成为新常态。

当然,在这个优胜劣汰的过程中,一定会产生一批伟大的科技企业。一批有核心竞争力的科技巨头,最终将被资本市场高高举起。

从江苏的情况看,今年以来,江苏新增A股上市公司31家,新增数量居全国第一。同时,在拥有上市公司最多的城市排名中,江苏一省有苏州、南京、无锡三个城市入围,在全国也是绝无仅有的。

但是,如果站在全国视野看江苏上市公司,我们依然有提升的空间。比如,虽然上市公司保有量全国第三,但是大市值公司的比重还不太高。截至6月15日,江苏市值排名第一的药明康德,在全国只能排在第36位。究其原因,江苏上市公司在再融资、并购重组、产业协同以及供应链提升方面还需要加强,尤其是国有背景上市公司,在利用资本市场做大做强方面还有待提升。

科技创新、进口替代和产业加速转型

新华日报:从事一线投资多年,您如何看待未来的投资趋势和重点布局?

应文禄:做了十多年的投资,每年看1万多家企业,对所有的新兴行业都有所涉猎。我总结了一个词叫体感经济学。

我们认为,第一,中国产业从中低端向中高端迈进的趋势十分确定。制造业中等水平,中端向高端迈进过程很长,但是一些新技术的应用,尤其像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新技术的使用,正在大幅改变传统力量,如果抛开短期疫情,中国对全球人才、资本、技术等生产要素的吸引力依然强劲,可以说世界工厂和中国智造将变得更有影响力。

第二,企业越来越重视在科技方面的投入。科技是历史的杠杆,更是未来竞争的制高点。粗放式发展、跑马圈地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下一个时代,就是大家比科研投入、比科研布局。2019年科创板提出以后,游戏规则和世界接轨,对于一些重科研投入的企业带来春天,所以科创板上市的生物医药企业还是亏损,甚至巨亏,但是市值非常高。

第三,中国市场对全球人才形成虹吸效应,全球优秀人才加速向中国聚集。这一点我感受非常深,最近几年周边地区、国家来中国创业、打工的人越来越多,而且我们很多上市公司和创业企业其实在美国、欧洲都有自己的研发基地。去年年底发布的全球移居人士调查显示,中国内地职业前景对国际人才的吸引力和美国持平、位居全球第三。

第四,本土创新企业开始融入巨头产业链。以前,市场存在大客户依赖,现在不存在了,大客户比如华为这样的企业,反而派大量的工程师帮助这些配套供应链上的企业,给他们改进、试错。小企业和这些龙头企业能够进入大客户供应商体系,成长速度非常快。同时证券发行也给予支持,上市通路就完全打开。

未来这几年,有三个关键词:科技创新、进口替代、产业加速转型,同时也是三个窗口期。我们做投资绝对不要被眼前一点点变化所影响,投资一定要看更远,站在未来那个点看过去,底层逻辑是什么,你是不是投对了大赛道,是不是看未来产业发展。在我们这个行业,最大的风险是不投资的风险。我们近几年投出的如华恒生物、上海谊众、皓元医药等充分地说明这样的机会,这些企业都将给我们带来平均十倍以上的收益。

“科技创新”“进口替代”“产业加速转型”的趋势没有改变。未来一段时间,我们依然不会放慢投资脚步,将在半导体、生命健康、双碳经济、数字经济、存量资产整合等几个核心赛道上坚定地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