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企参与PE/VC热情高 打造上下游产业链朋友圈
2022-06-13

今年以来,汽车企业进军PE(股权投资)、VC(风险投资)的动作频频。

日前,广汽集团召开董事会,通过了子公司广汽资本设立新能源产业投资基金的议案。同时,集团还计划向广汽资本增资3亿元,用于设立该产业基金。

几乎在同一时间,上汽集团也公告,为深化在新能源及智能网联领域的布局,公司拟向青岛上汽创新升级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追加认缴出资75亿元。

资金雄厚的传统车企纷纷搞起了产业投资,新造车企业也不甘示弱。2022年以来,蔚来、小鹏汽车、理想汽车集体在VC圈集结,纷纷成立了投资公司,并设立VC基金。

梳理车企的投资布局,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发现,多数车企的投资均是围绕着汽车产业链上下游展开,也有不少车企将投资版图扩张至能源、科技等领域。这其中,新能源、自动驾驶、激光雷达、芯片等细分板块,是最火热的方向。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当前汽车行业处于大变革阶段,市场格局、企业份额随时会重新洗牌,无论是传统车企还是新造车企业都危机感十足,加大对外投资,有利于强化企业在产业链上的布局,分其风险。未来,车企入局PE、VC圈的趋势会越来越强。

抢占新赛道机遇

2022年是车企集中进军PE、VC投资圈的大年。

1月,长安汽车公告,拟认缴出资3亿元,与中国长安、南方资产、两山产业、安和资本共同投资设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

据了解,该基金将主要围绕智能网联汽车核心前瞻领域进行投资,兼顾动力电池、底盘电控等领域。

对于设立此基金的目的,长安汽车表示,可以助力公司在汽车产业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延伸产业链,以服务公司产业发展和改革创新。

今年4月,广汽集团旗下的资本运营及投融资平台——广汽资本与越秀产业基金正式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共同发起设立广祺越秀新能源产业投资基金,围绕新能源和智能网联汽车产业链进行投资布局。5月,广汽集团向子公司广汽资本增资3亿元,以支持上述新能源汽车产业投资基金的设立。

几乎在同一时间,上汽集团公告,公司拟向青岛上汽创新升级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追加认缴出资75亿元。

公开信息显示,该基金聚焦的投资领域为汽车产业链及其相关领域,包括但不限于新能源、智能网联、共享化、智能制造、新材料等方向。基金追加认缴出资后的出资总额为135.50亿元,其中上汽集团认缴出资135亿元,持有其99.63%份额。

而在亿华通、芯擎科技、清陶能源、速腾聚创、松元电子等公司的背后,也可以追溯到一汽集团和北汽产投的身影。这些公司的主营业务覆盖了锂电池、氢能源、芯片、激光雷达等领域,几乎涵盖了目前汽车产业内最热门的赛道。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近年来,手握重金的大型汽车集团集体进军PE、VC圈,包括一汽集团、东风公司、长安汽车、上汽集团、广汽集团、北汽集团、长城汽车、吉利汽车、比亚迪等在内的车企,均围绕产业链上下游进行了投资部署。

以广汽资本为例,过去几年间,其在汽车“新四化”领域的投资约占整体投资额85%。其中,芯片及智能网联领域、新能源电池领域投资金额各占约50%,投资项目累计56个。

一汽产业基金投资经理卢超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车企入局投资圈,首要目的是为了保证技术的先进性,优先抢占新赛道。

“目前新能源和智能网联所需要的技术已不同于车企原有的技术体系,车企通过自主研发和资本投资等多种方式共同推进,有利于车企保证技术的先进性,同时也可对前瞻赛道进行提前布局。”卢超认为,车企通过产投结合的模式,对供应链企业进行投资,既可促进被投企业发展,也可通过产业合作获得资本市场溢价的收益。

梳理国内主流汽车集团2021年报,多家车企投资收益取得增长。其中,上汽集团2021年投资收益272亿元,同比增长30%;广汽集团2021年投资收益118亿元,同比增长19%。

业内人士判断,车企通过投资的方式获得收益上的增长并非核心目的。盘和林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当前汽车产业正处于变革期,除了新能源汽车,未来还有自动驾驶、智能网联汽车、氢能源等领域需要车企投入布局。对于企业而言,进行广泛的汽车类科技公司投资,可以降低自身技术被淘汰的风险,甚至能够为传统汽车企业转型提供出口。

事实上,通过投资的方式对前瞻技术进行布局,不仅是传统车企所青睐的方式,也是新造车企业特别看重的途径。

今年3月,理想汽车成立了重庆车之辕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该公司经营范围包含创业投资等。公开信息显示,在成立这家公司之前,理想汽车并未以创投基金的方式展开投资。但从2017年开始,理想汽车就通过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投资了多家与新能源汽车相关的企业,涵盖出行、新能源、科技等领域。

同样较早在VC圈大展拳脚的还有蔚来,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由蔚来、红杉资本、高瓴资本等共同设立了蔚来资本,该公司定位于市场化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投资方向包括新能源汽车、自动驾驶及出行服务等。首汽约车、嘀嗒出行、Momenta、云快充、黑芝麻智能等公司均由蔚来资本领投或参投。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蔚来资本投资的项目已近50个。

今年3月,小鹏汽车也牵头设立了VC基金——星航资本,并宣布完成首期美元基金首轮关账,募资金额超2亿美元。自此,“蔚小理”3家造车新势力已在VC圈集结。

此外,百度、小米等刚刚正式入局造车的互联网巨头,也专门成立了围绕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创投基金。

芯片成投资热点

除了抢占具有前瞻性的赛道,稳定供应链、保障公司在产业内的核心地位,也是车企深入投资一线的核心目的。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梳理了多家车企的投资案例,发现主要投资领域均是围绕着汽车产业链展开的,包括但不限于新能源、智能网联、共享化、智能制造、新材料等方向。

近年来,汽车产业变革的速度越来越快,多数企业均围绕高阶自动驾驶板块发力。但芯片供应紧张、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高企,却在短期内掣肘了部分企业的转型步伐。

有鉴于此,多数车企将投资重点逐渐落子在动力电池原材料和芯片板块。其中,芯片成为了部分车企发力的重点。

广汽集团2021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主要围绕着芯片、智能网联、新能源三大方向加强投资布局。其中,广汽部件与株洲中车时代半导体公司合资设立企业,推动IGBT领域自主技术研发和产业化应用;广汽资本完成了对地平线、粤芯半导体、长鑫存储等企业的投资,以推动产业链补链强链。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自2021年起,国产芯片公司——地平线吸引了多家车企的投资,几乎成为了目前车载芯片领域最炙手可热的明星企业,包括上汽、东风、广汽、奇瑞汽车、长城汽车、比亚迪等在内的车企,均或多或少地参与了地平线的投资。这些公司既是地平线的投资方,也是深度合作伙伴。

对于投资地平线,长城汽车表示,随着汽车智能化的发展,芯片对于汽车产业的重要性日益凸显。战略投资地平线,更有利于将长城汽车在智能化领域的技术积淀与地平线的汽车智能芯片、算法相结合,加速推进长城汽车在芯片产业的探索。

显然,在芯片紧缺的背景下,通过投资的方式,车企可以绑定芯片企业,稳定其供应链。同时,加强对国产芯片公司的扶持,也利于车企抵抗不可控的风险。

盘和林认为,当前汽车上游资源价格高企,中下游汽车企业受到上游供应链的影响较大,所以车企希望通过投资的方式丰富自己的供应链体系,甚至企业本身也深度介入产业上游。

这其中,比亚迪提供了不少深度布局产业上游资源的案例。公开信息显示,在比亚迪的21个投资项目中,6个项目均与芯片相关。而上汽集团也曾在投资者互动平台透露,在芯片领域,公司已投包括地平线、黑芝麻等在内的十几家国内头部芯片公司。

卢超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目前的形势下,包括芯片、电池等在内的汽车核心零部件都存在供应风险,所以车企通过投资或者合资的形式,可以最大化地保证零部件的供应安全。

今年3月,国产芯片公司芯擎科技就获得了来自一汽集团的数亿元战略投资。一汽集团透露,一汽与该公司将在车规级、高算力芯片领域展开合作,提升一汽集团旗下品牌在智能座舱、自动驾驶等领域的自主创新,共同推进国产汽车芯片发展。

由此可见,车企之所以“重仓”芯片企业,也与公司对于自动驾驶、车联网板块的长期布局有关。

得益于此,以经纬恒润、星河智联、禾多科技、Momenta、小马智行、文远知行为代表的自动驾驶公司,也是车企投资的焦点。这其中,部分公司在各类产业资本的助推下,已成功IPO上市。

卢超认为,产投融合的模式,可以使得主机厂与供应链结合得更加紧密,通过资本合作促进产业协同,通过产品应用推进供应商的资本收益,双方均可在合作中取得相应的经济收益和行业影响力。

投资收益亮眼

“我们在看项目时经常会遇到其他车企,传统车企的投资偏好大同小异,大家关注的板块和领域没有本质区别。”卢超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透露,就投资风格而言,央企和国企一般投资偏稳健,看重“稳中带新”。

造车新势力和民营车企布局更加广泛,按赛道布局,不在意“一城一地”得失,更在意赛道突围。不过,与传统车企不同的是,由于多数新造车企业刚刚起步,其投资往往是为了更好地绑定供应链资源。

盘和林认为,大型传统车企向产业链上下游投资多数是从技术转型的需求出发,以加速从传统车企向科技型企业的转型,实现业务的多元化;而以“蔚小理”为代表的新造车企业进军VC圈,则多是从供应链的角度出发,更多的是为了保供需求。

尽管投资的目的各有不同,但多数车企仍在对外投资过程中获得了可观的回报。

上汽集团在2021年报中重点提及了公司的对外投资情况。公告显示,上汽集团的投资业务主要围绕“新四化”产业链上下游进行投资,仅2021年,就有信安世纪、京东物流、长远锂科、珠海冠宇、中自科技、巨一科技、东芯股份、光庭信息等8家被投企业成功上市。

这些公司的上市,为上汽集团带来了可观的收益。相关统计显示,在2022年第一季度A股投资收益最高的20家上市公司中,上汽集团位列13名,是入围的汽车公司之首,报告期内总投资收益为58.19亿元。

北汽集团也透露,旗下的北汽产投截至2021年底已累计投资项目150余个,总投资金额约100亿元。其中,60%以上的项目均聚焦于新能源和智能化领域。

据悉,目前北汽产投已累计退出项目40余个,投资后成功上市企业15家,正在接受上市辅导或有明确上市计划的企业有17家,入围国家级或地方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榜单的近30家。这些投资项目,既为北汽带来了战略上的协同,也增加了财务上的收益。

实际上,车企的对外投资除了能带来直观的利润回报,也可能对公司的业务进行有效地补充和提振。

日前,小鹏汽车董事长、CEO何小鹏就在公司一季度电话会中提及,小鹏汽车参投的飞行汽车公司研发进展顺利,其最新的产品设计是一款可支持陆地行驶和天空飞行的两人座飞行汽车。

据悉,因小鹏汽车对飞行汽车板块的提前布局,资本市场也予以了足够的关注。据摩根士丹利预测,2040年,全球城市空中交通市场市场规模将达到1万亿美元。这或将为小鹏汽车打开新的市场增长空间。

不过,投资的回报往往与风险并存。例如,福特汽车公布的2022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公司报告期内调整后息税前利润为23亿美元,但净利亏损31亿元。对于亏损原因,福特汽车称公司由于持有Rivian的市值在一季度缩水,导致公司在当季整体净亏损。

“金融行业的利润比制造业高很多,这个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但是那些自身仍然需要靠融资维持运营的车企进行二次投资,可能会把投资圈搞得比较复杂。”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这是不太好的现象。

张翔提醒,造车新势力自身的资金压力和生存压力比较大,在投资时通常会选择回报率比较高的项目和产品,但这种项目往往伴随着比较高的风险,且投资回报的周期也可能比较长。在他看来,车企的主业是造车,建议相关企业还是应该围绕着自身的主业进行深耕。

大势所趋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随着汽车产业变革的加速,车企进军PE、VC的趋势将越来越普遍。卢超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车企在产业领域做到一定的深度后,一定会向上游延伸。通过资本的力量加上自身研发的能力,二者相辅相成,可以形成更好的合力。

据卢超介绍,实际上,车企投资的方式不限于PE、VC,收购、兼并重组等形式都是车企常采用的手段。

“车企通过PE、VC的方式,可以更早期地锁定企业,并且更早地对所投资的企业进行深入了解,未来可灵活变现。整体上车企作为资本方的模式,一定是利大于弊的。这种操作在欧美的大型汽车企业当中已非常常见,只不过通常采取直投的方式。”卢超指出,目前国内的多数主机厂主要采取直投和基金两种形式来进行投资,偏重战略性的一般通过直投,偏重产融结合的一般通过基金来进行操作。

此外,对于偏早期的项目,车企也是乐于通过基金的形式进行投资,可以有效地分散风险。在卢超看来,在不久的未来,车企化身战略投资人会越来越普遍。

盘和林认为,当前的汽车行业在大变革阶段,市场格局、企业的份额都将重新洗牌,车企加大对外投资,是危机感的一种体现,可以通过丰富的投资来降低自身面临的多重风险,未来这种趋势一定会越来越强。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目前多数车企均将投资作为其业务板块的重点,并将其视为抢抓产业变革机遇的核心途径。

小鹏汽车副董事长、总裁顾宏地就曾公开表示,未来智能电动汽车和出行科技领域的变革是一个巨大的颠覆性的投资机会。小鹏汽车不仅要在技术和产品上持续创新,更要通过全球视野和行业前沿的优势,及早洞察变革背后的底层逻辑。因此,公司将与星航资本的合作,以市场化的独立运作和前瞻性思维,推动未来出行大生态的加速变革。

蔚来资本管理合伙人朱岩也曾多次强调,蔚来资本并非蔚来的战略投资部,而是一只深耕产业、独立专业的投资基金。在他看来,未来汽车行业是联盟式竞争,包括车企、互联网巨头、新创技术公司和资本,而蔚来资本的初衷就是要通过资本链接产业,搭建一个让大家都受益的“朋友圈”。


(证券时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