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二手”下的万亿市场:资本重注垂直赛道

2021-07-19

21世纪创新资本研究院试图通过对二手赛道一线从业者、投资人的访谈,以及对相关数据资料的统计分析,展现二手经济的发展现状与未来趋势。

在消费选择愈加多元化的当下,“喜新不厌旧”的二手消费成为一种趋势。人们不再因购买二手货而难以启齿,形形色色的二手交易构筑起万亿级二手消费市场。二手生意的资本化程度也越来越高,诸多二手交易垂直平台与综合型平台纷纷获得一二级市场的青睐。

比如二手房市场成就了市值数百亿美元的贝壳找房;二手车市场涌现了瓜子二手车、优信二手车等平台;二手3C交易也撑起一个IPO,今年6月18日,二手消费电子产品交易和服务平台万物新生(爱回收)登陆纽交所;二手奢侈品市场也在逐渐走热,红布林、胖虎、妃鱼等公司分别获得经纬中国、五岳资本N5Capital、红点中国等的投资。

而像闲鱼、转转这样的综合型二手交易平台,背后有着阿里、腾讯的加持,其增长势头亦不容忽视。阿里2020财年报告显示,闲鱼的GMV已经突破2000亿元,同比增幅超过100%。同时,今年以来,转转集团及旗下企业的总融资额已近5.5亿美元,投资方包括小米集团等。近期,市场中也有消息称,转转正寻求在IPO前进行一轮4亿美元的融资,考虑最早2022年IPO。

二手消费潮起的原因是什么,反映了怎样的消费新趋势?对二手交易垂直平台和综合型平台来说,各自有怎样的特点和优势,谁将在未来展现更大的价值?对二手交易平台来说,主要的竞争壁垒是什么?

21世纪创新资本研究院试图通过对二手赛道一线从业者、投资人的访谈,以及对相关数据资料的统计分析,展现二手经济的发展现状与未来趋势。

二手消费背后关键词:断舍离、性价比与循环经济热潮

在日本、欧美等更发达的消费社会,已经形成较为成熟的二手消费观念。在中国市场,二手消费于近些年蔚然成风。MobData研究院的数据显示,中国二手闲置年交易额在2018年为7420亿元,2019年为9646亿元,2020年则上升到了12540亿元,已经达到万亿规模。

二手经济在国内兴起的原因,可以从多层面来分析。从微观层面来看,买卖双方对二手交易均存在旺盛需求。站在卖方角度,卖二手商品是人们消费进阶的表现,也有着“断舍离”的生活哲学。

因为在物资相对短缺的年代,人们更倾向于买新品满足自身的生活需求。随着生活水平的逐渐提高,一部分人在满足自身生活需求的基础上,有了更多的闲置资源可以用于交易。

同时,在物质生活逐渐丰富的当下,不少一线城市居民也面临着居住空间有限的现实问题,“断舍离”成为越来越为人们所接受的生活理念。上述这些因素,都促成了二手平台上卖家的增多。

再从买方角度来看,二手商品的买家也有着多方面诉求。首先,买家可能是更精明的消费者,追求极致性价比。所以相对新品,更愿意购买有价格优势的二手商品。其次,买家也可能倾向于追求对环境更加友善的生活方式,认可循环经济的消费模式。

第三,在奢侈品等特殊领域,买家也会有更偏向审美方面的诉求。通过二手平台购买一些稀缺的孤品,背后甚至也有一定的收藏和投资价值。

“手机、车都属于易耗品,使用时间越长价值越低,二手流转基本上是从一二线城市卖往三四线城市。但二手奢侈品有更强的审美、收藏、投资属性,很多一线城市的卖家也可能是买家,商品的流动是双向的。而且有些二手奢侈品因为本身的稀缺性,价格甚至会超过新品。”红布林创始人、CEO徐薇告诉21世纪创新资本研究院。

从宏观政策层面来看,二手消费也受到诸多鼓励。比如在国家发展改革委7月7日发布的《关于印发“十四五”循环经济发展规划的通知》中提到,规范发展二手商品市场。完善二手商品流通法规,建立完善车辆、家电、手机等二手商品鉴定、评估、分级等标准,规范二手商品流通秩序和交易行为。

鼓励“互联网+二手”模式发展,强化互联网交易平台管理责任,加强交易行为监管,为二手商品交易提供标准化、规范化服务,鼓励平台企业引入第三方二手商品专业经营商户,提高二手商品交易效率。推动线下实体二手市场规范建设和运营,鼓励建设集中规范的“跳蚤市场”。

平台博弈:综合平台重信息交换价值 垂直平台重服务能力

在二手消费市场,既有闲鱼、转转这样的综合型平台,又有贝壳找房、瓜子二手车、爱回收、红布林等垂直平台,它们各自发挥怎样的价值?

我们认为,综合型平台主要发挥信息交换价值,适合衣服、玩具、家具、游戏点卡等相对低客单价或者极度非标、供应分散的二手商品交易。因为极度非标,交易双方倾向于面谈验货和定价。因为极度分散,所以无法成为垂直的规模化行业。

所以对闲鱼这样的C2C交易平台来说,更适合对这类商品进行交易。同时由于淘宝带来的导流,闲鱼平台用户基础庞大、交易物品种类繁多,更容易促成这些小而散交易的达成。

对于房子、车子、手机、奢侈品等高客单价商品来说,其相对标准化程度更高,但存在一定专业性,一般用户无法鉴别其获取的信息和卖方是否存在信息差,所以提供服务和担保的居中服务就显得更为重要。

垂直平台有更好的服务能力,帮助解决了这些商品交易的信用背书问题。同时,这些品类的商品供需都很旺盛,上下游产业链足够长,有充分的整合产业链空间和利润空间。上述特点也让这些品类,存在独立成为大的细分市场的机会。

由此,出现了二手房市场的贝壳找房、二手车市场的瓜子二手车、二手3C市场的爱回收、二手奢侈品市场的红布林等公司。这四大垂直赛道体量足够大,也是让业内人士最为看重的四大黄金赛道。

以二手3C行业为例,因为供给端的巨大存量,以及国内下沉市场和海外出口的旺盛需求,中国的二手手机3C行业已经是一个数千亿规模的市场。CIC(灼识咨询)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二手消费电子交易量达1.886亿台次,未来五年将保持23.7%的年复合增长率,至2025年有望达到5.458亿台次。从GMV角度来看,2020年中国二手消费电子总成交GMV达2522亿元,未来五年将保持30.8%的年复合增长率,至2025年有望接近万亿市场。

而在二手奢侈品行业,根据优奢易拍和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联合发布的《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发展研究报告2020》显示,中国近十年的奢侈品存量约四万亿人民币,市场存量巨大。但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规模仅占奢侈品消费整个行业市场规模的5%,相比发达国家20%甚至30%的占比并不高。但若以二手奢侈品平均占比估算,未来我国二手奢侈品市场可达万亿规模。

同时需要注意的是,对房、车这些体量较大的交易标的,不只是一次性的二手生意,也有后续服务的延展带来收入。比如贝壳做二手房也有租房、新房业务,车好多做二手车也有车后服务。

徐薇对21世纪创新资本研究院表示,二手奢侈品同样有增值服务的想象空间。比如可以跟品牌合作获得广告收入、数据服务收入,也可以向消费者侧延伸做奢侈品鉴定服务、保养服务等。“我们也在做奢侈品新品业务的尝试,从二手到新品是很自然的延伸,因为很多买二手奢侈品的用户其实也是买新品奢侈品的潜在用户。”她说。

另外,我们也看见了在二手书领域跑出多抓鱼这样的头部公司,获得腾讯投资、经纬中国等的投资。但整体来看,二手书市场的资本关注度,远没有上述四大赛道激烈。

对此,一位关注二手赛道的投资人对21世纪创新资本研究院分析称,二手书交易原本在线下就存在,所以搬到线上后的二手书交易平台逻辑是成立的。但是二手书的客单价相对较低,同时,二手书对信用背书的需求并没有那么大,用户在综合型平台和垂直平台交易的差别并不大。这可能也是二手书交易平台受资本关注相对较少的原因。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