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文娱投资事件减少33%,投资机构账面没钱,“追”过文娱的资本哪去了?

2018-11-26

“今年行业无趣,市场低迷,投资人的日子不太好过”“文娱投资机构账面上已经没钱了,大家投资的速度放缓,对项目的考核标准更苛刻”,这是大多数投资人的现状。

2018年关将至,仿佛到了冬天最冷的时候,文娱产业市场也将面临洗牌。11月21日上午,中国文娱创新峰会北京开幕,华人文化集团公司副总裁谢力说,“从2016年到2018年,千万级投资减少,亿级的投资增多,上10亿成倍增加。……今年上半年投资行为减少了33%。”

数据不容乐观,作为资本关注的焦点,文娱行业的各个领域——游戏、体育、图书、影视、演出/艺术、动漫、休闲娱乐都等待着最后的考验,文娱行业在2018年底将要交上一份怎样的答卷?

文娱行业遇冷

“天、地、人”不和

今年,各个行业都存在“马太效应”(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现象。《今日头条》估值高达750亿美金,很多人抢着投,小的创业公司没有融资或被裁员或濒临倒闭,整个市场优胜劣汰,很残酷。之前团购网站特别火,但熬到最后的只有美团。滴滴打车也一样,共享单车只剩摩拜和OFO。任何市场现在都处于低迷:20%占领了80%的市场……

在2014-2016年的资本热潮之后,近两年文娱行业资本遇冷,处于一种周期调整的状态,投资人面对“寒冬期”慎之又慎。

中国有句古话“天时地利人和”,文娱产业链的三个核心的要素:内容、平台、用户与之对应。今年投资不占“天时”优势,知名文化产业投资人曹海涛“用文化来解释文化”,他运用了国学“今年戊戌年,火生土,文化被泄掉”来解释今年文娱产业遇冷的现象。今年《内涵段子》等很多平台都受到了监管,“地利”不再,因此平台也变得更加谨慎。“人和”失势即年轻的用户都被短视频所吸引,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分散了“网剧”的年轻用户。还有,“内容”没有多样化,而是存在“跟风”嫌疑,去年《白夜追凶》火爆,今年也拍摄了很多悬疑剧,内容没有创新,而且质量也没有提升,这是今年失败的一个原因。

鲸准研究院《2018中国文娱产业大报告》中发布了文娱产业Top100榜单,市场估值前十名中,今日头条、腾讯音乐集团、优酷、快手4家企业未上市,包括短视频、音乐、影视等文娱行业。而2017年到2018年也只有万达电影一家A股上市,对于这种情况,一位投资朋友表示“绝大多数文娱类企业上不了市,投资机构不投,导致市场变冷。”

品途智库发布的《2018中国文娱产业研究报告》则对文娱行业仍持乐观态度,提到今年中国文娱产业发展呈现出了新机遇、新活力、新格局三大特征。同样,中国文娱创新峰会上公布“2018娱乐产业规模总体预计超过6500亿”也对市场充满希望。谢力说,“经济寒冬伴随着娱乐业发展,但趋势在减弱,中国周期不明显。这个行业开始有了聚集效应。所以现在不能说是资本寒冬,只是市场发生了变化。”

综上可以看出,现在文娱行业聚集效应明显,呈现去泡沫化趋势,虚假的东西开始渐渐消散,投资更注重实际效益,这样资金利用率才能有所提高。

寒冬下的重重问题:Q3负增长、IP损失1个亿……

文娱投资的热潮最早从2009年开始到2012年,华谊、光线等民营公司上市,掀起了第一波浪潮,于是资本开始投入。而且当时创投行业火爆,文娱作为火热的行业,自然由更多投资机构加入让行业变热。但是随着移动互联网兴起,从2014年到2017年,知识付费、短视频、直播领域突起,影视行业增速变缓。

一位投资人匿名表示今年与往年最大的变化是“投资人对市场评估更加理性了”。

(鲸准研究院《2018中国文娱产业大报告》公布的数据)

还有一位投资朋友说“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一级市场VCPE没有资金,影视公司投入的资金退不出来,也不会进行投资;二级市场上市公司的传媒股,像华谊、光线等股票都很低,本身没有资金,因此2018年整年资金状况不好。”这样的资金状况使得今年文娱投资行业“马太效应”明显,这与政策监管有着很大的关系。

之前文娱项目推出渠道就两类,一类要上市,另一类是被上市公司或被同行并购,但是这两条路都行不通了。从2016年5月开始禁止跨界并购,影视、互联网金融、游戏、VR的跨界并购被禁止。同年逐渐提出“脱虚向实”,很多实业受到了资金、税收、以及国家政策的支持。今年“阴阳合同”事件就是政策对文娱行业税收的整治,包括综艺、演员的薪酬,也是对思想和意识形态相关领域的管制。政策收紧使得募资变难。

除了政策监管之外,今年资本的撤退也导致了视频网站、影视公司等都遭遇降温。近日,慈文传媒董事长马中骏说“影视寒冬比大家想得更严重”。今年Q3,中南文化、印纪传媒、当代东方、华录百纳扣非净利润均为负增长。

2018年上半年一共推出了142部自制剧,其中爱奇艺74部,腾讯36部,优酷24部。三大视频网站推出的134部自制剧,占了市场的94%。三大视频网站付费会员数量近2亿,但是没有将付费会员的活跃度调度起来,只有爱奇艺的自制网剧《延禧攻略》成为了现象级产品,超过了150亿播放量。

影视公司比如,印纪传媒曾参与制作《建国大业》《钢铁侠3》等国内外知名影视作品,而在今年却出现资金紧张的问题,“3300万分红爽约、市值缩水超七成”等等都是致命一击。就在最近,尚世影业转让所持嘉行传媒9.5%的股权,折合下来,嘉行目前的估值仅为40.5亿,比50亿的巅峰市值掉了10亿。嘉行除了2017年大热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参与出品的《谈判官》《烈火如歌》都反响平平。再有,开心麻花如果不上市,凭借着《夏洛特烦恼》《羞羞的铁拳》等制作模式可以越来越好,但是它冲击了IPO(首次公开募股),而IPO有“连续三年盈利逐渐递增”的要求,这对文娱行业来说是个挑战,因为文娱行业是分大年小年的,爆款和预期都有不确定性,公司的盈利也不稳定。

IP储备和改编的问题也在今年体现出来:各大影视公司、视频网站都在储备优质IP,抢夺资源;《如懿传》《天盛长歌》《武动乾坤》等热门IP改编剧不及预期。《天盛长歌》豆瓣评分8.3分,虽然口碑很好,但是由于收视率不佳被湖南卫视剪掉14集,损失1个多亿。

2018年10月,在广电备案的剧集有81部、3130集,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了41部、1639集。2018年Q3季度,开机剧组大幅度减少,横店也不再热闹,大剧减少,只有少量网剧投拍。

“生态布局”、“大文化”成投资新方向

那么,面对文娱产业遇冷的状况,投资机构应该如何应对?投资机构面对文娱产业遇冷状况。

首先应该先看被投企业能否进行内部并购和整合,两家公司并为一家,整体股值会上涨,盈利能力会提高,这也就是“产业链升级进行生态布局”。其次,面对推出渠道变少的局面,文娱公司在A股上市不了的情况下只能选择对盈利有高要求的港股上市。所以,投资机构应对这种形势有三个方法,一、不出手,不投资,多做投后。二、做FA(融资顾问),比如“左驭资本”。三、转型,以后不投文娱,转为互联网大数据,做一些国家政策支持的行业。

同样,另一举措就是注重“大文化”,即“文化及创意与各个产业的融合促进形成的产业升级”,一位资深投资人表示“这就像是文化地产、文化金融、文化科技,‘文化+’和其他产业结合的一种新的升级。文化并不是影视、游戏等轻资产而是要真正变成文化软实力。”

这一方面,北京文化做的很成功,实现了从旅游产业到影视产业的升级。北京文化的前身是一家旅游公司,2013年才正式进军影视文化产业。2018年北京文化半年报显示,北京文化上半年营业收入达3.03亿元,同比增长82.03%;净利润为4423.54万元,同比增长14.43%。其中影视文化产业占了很大的比重,《战狼2》《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等都很成功。

像这类的公司都是将文化创意与多个产业相结合,以此来实现产业升级,达到成功。

今年大部分投资人都在撤退或者按兵不动,所以新入局的投资人很少,“纯粹投资人是比较尴尬的”,因为新人凭借一腔热忱进入投资行业,缺少对行业的理解,他们能否投出好项目暂时存疑。

未来,文娱产业所需要的就是“投创家”,不需要指挥投资和创业的人,而是以资本的角度和创业角度同时去做文化的人。新进文化产业的投资人要去做一些实际创业的事情,这样才会把软实力、轻资产、资本和人都需要的东西做的更好。

对于将来的文娱投资发展状况,投资人王赫表示“第一,项目类的资金比如电视剧投资有存活的机会,因为电视剧相对于股权投资来讲比较稳,一些大的平台方会更加稳定,有流量保证。第二,有产业背景的资金,对行业理解深刻,有很多机会,操盘比较妥当。第三,上市公司通过自有资金来设立与内容相关资金。”因此,从这三方面来讲,未来的发展也是可以期待的。

总得来看,2018年文娱产业虽然与往年相比遇冷,但也是一种机遇,一种挑战,投资人理性投资,采取战略性举措,将会引导整个文娱行业更良性发展。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